是游戏带走了孩子,还是你先抛弃了他?| 精神分析视角下的网瘾与父母

 编辑:admin  2019-01-29  文章来源:未知  31 

1.

沉迷网络的孩子,他们有很多话要说。

"如果没有游戏里朋友的关心,我早就自杀了。"

@ 小R,初中二年级学生

我侥幸通过了小升初的考试,进到了市重点的初中。可是进了班我才发现,原来能够排前几的我在这只能排在中下游。

他们(父母)觉得是因为我不努力,可是我压力也很大,所以没办法我就只好靠游戏发泄了。

@ LX,私立高中高三学生

我也曾后悔过,也想努力学习。

可是有一次我和同学逃课出去上网,被抓回来后班主任只批评我,说我耽误另外那个同学学习。就因为我学习中等不如他好,他不用挨训,我就被冷嘲热讽。

我再也不想见到我们班主任。

只要是他的课我都想办法逃课出去

@小W,高三复读生

当时我在网吧里,我妈给我打过电话来,她没有训我,只是说了一句玩累了就回家吃饭吧。那一瞬间,我恨我都在干些什么,我真应该回去好好读书。

@匿名,大学老师

现在的大学生染上网瘾多半都是初高中家里管得严,接触不到网络游戏的,上了大学没人管了,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股脑钻进游戏里拉也拉不出来了。

@余,网瘾治疗中心医生

校园霸凌、家庭暴力、教养风格和网络世界的美好都是导致青少年网瘾的原因。有的家长直接拿手机喂孩子,也不跟孩子沟通交流,这样很危险。

2.

在咨询室里,当治疗师谈起“网瘾”时往往都会不自觉的叹气。

每一个网瘾少年的背后,都有着数不清的故事,而这些故事不只与网络有关,有父母的疏远,有学校的压力,有老师的偏见,也有社会的无奈。

网瘾作为一个心理问题,背后其实承载着的是家庭和学校对于网络的巨大焦虑。

在我跟一位治疗师聊天时,她提到:

“现在的家长和老师最容易焦虑的事情就是网络,他们又不知道如何缓解这种焦虑,于是就只好把孩子当作发泄的出口。在他们眼里好像网络就是洪水猛兽,孩子就应该远离网络,好好学习。”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说,家长对于网瘾的担忧有一部分来自于对网络的焦虑和恐惧。

一方面,他们发现自己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使用电脑和网络,而另一方面,他们的孩子又似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驾驭网络。

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他们失落、焦虑。而他们又无法处理这种落差和焦虑,于是就投射到孩子身上,认为是网络

“蛊惑”了孩子。

可是如果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那些网瘾少年的家庭就会发现,

很多时候不是孩子被网络“蛊惑”了,而是家长把孩子

“推”进了网吧。

3.

在Kurzgesagt新出的网瘾科普短片《5分钟了解“成瘾”是什么鬼》中提到:“人类天生需要感情的纽带和联系,如果不能我们就会受到创伤,转而寻求那些可以给我们带来安慰的东西,不论是游戏、手机、赌博还是毒品。我们总要和一些东西建立纽带,因为这是人类的天性。

不仅如此,在客体关系理论中,有一个概念叫做

“过渡”

。它指的是孩子会在父母离开时寻找一个替代性的物件作为父母形象的投射物。这个投射物会让孩子仍然可以感受到父母的存在,它是孩子从主观全能通向客观世界的过渡体。似乎网络就在扮演了这样的一个角色。

当孩子经历了老师的冷嘲热讽之后,总想要找一个人、一个物体来安慰自己。他转而看向父母,结果得到的却是又一次的伤害。于是,在家庭和学校的双层打击下,他跑进了网络世界。

网络作为一个优秀的“过渡”,为孩子提供了他们渴求从父母那里得到的一切。

孩子可以任意的改造游戏中的环境,体验到自己的全能;可以通过打怪升级获取装备,体验到及时奖励的快感;可以跟游戏好友组队,体验到归属感和被需要。

 

4.

精神分析师John Suler对于网络世界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认为网络就是一个虚幻的梦。而我们之所以会做梦,是因为我们需要依靠梦来补偿和整合现实生活中的遗憾。

那些迷失在网络中的青少年,往往都是在经历了现实生活的不如意之后才逃进了网络世界这个梦境中。

当家长和学校会将对于网络的焦虑和恐惧转嫁到孩子身上时,孩子并不能很好地处理这种负面情绪。

家庭的冷落和学校的压力让他们更加难受,感到情绪的失控,而在这个时候他们要么选择发泄这种情绪,要么选择竖起一堵墙,把情绪隔绝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之外。

而不论是哪一种方式,网络都是一个很好的载体。

孩子们进入网络世界可以通过打怪升级来弥补学业上的不成功,通过改变游戏世界来补偿现实生活的不可控性,通过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来隔绝那些让自己不愉快的情绪,通过与在线的朋友聊天来抒发生活的不快。

而往往越是这样,网络世界与现实的差距就愈发明显。网络越是如此美好,就越衬托出家庭和学校的残忍。

于是,这个时候孩子的世界发生了解离,原本完整的世界分裂成了“美好”的网络世界和“残酷”的现实世界。

孩子的精神世界开始发生解离,那些他所恐惧的情绪被留在了现实,而

这种与现实生活的解离感,是多数孩子变成

“网瘾少年/少女”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为一种防御机制,解离可以有效地隔离我们与负面情绪,让我们不用去面对那些恐惧和焦虑。

但是这并没有很好地解决问题,因为我们只是把那些情绪放在了一旁,并没有处理掉它们,也不知道怎么去处理。于是,等到这些情绪再次出现的时候,孩子就会下意识地往网络世界里跑。

5.

那么在咨询室里,咨询师应该如何帮助网瘾孩子克服这种解离感呢?

John Suler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帮助孩子进行自我的整合。这种整合一开始是外部的,慢慢的深入到内心世界。

对于外部世界,我们需要帮助孩子搭建起网络与现实的桥梁。

让孩子把现实的问题带到网络中去,鼓励孩子在网络中承认自己的现实身份,将现实的不满和问题带给网络中的伙伴进行分享。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能够和孩子谈论网络世界发生的事情

,聊一聊游戏里发生的故事,和好友的冒险。通过这种手段,逐渐让孩子打破现实与网络的界限,慢慢让两者融合成为一种生活。

等到外部世界融合之后,内心世界的整合也就开始了。教给孩子一些面对情绪的技巧,让他的网络朋友帮忙出出主意,帮助孩子建立起有效的社会支持网络,当孩子具备了这些能力后,他就慢慢可以面对那些不安的情绪了。

然后,他会发现,其实现实世界也没有这么不堪,他就不再逃了。

当然,整合只是开始。如何帮助孩子克服原生家庭的影响,补上落下的学业,甚至是发展出健全的人格都是

“后网瘾阶段”

咨询师应该思考的议题。

6.

关于“网瘾少年”我们应该反思些什么。单靠一味的指责他们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我们不难发现,多数网瘾少年的家庭都是不幸的。

通常我们会解释为,是因为这孩子染上了网瘾,所以给家里带来了麻烦,但是不妨换个思路,或许孩子并没有错,在孩子逃进网络世界之前,这个家庭就已经足够不幸了。

你给一个幸福的孩子玩多长时间游戏他都不会上瘾,因为他知道生活中有更好玩的东西。

为什么努力给孩子营造,所谓的好的生活,却没有一个简单的游戏好玩,这正是我们应该反思的东西。


“台湾网瘾治疗权威”柯慧贞

个案评估+成因分析+高效干预法

独创12步疗法,起效率高达75%

  

9天集训,戳我了解~

下载APP

APP

Android安卓